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德哈】我的终点

初次尝试跩哥第一视角
现代AU
他们属于JKR,ooc属于我
写的不好,随便看看。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我坐在家中窗前那张我最爱的沙发上,百般无聊地望着窗外被雨水模糊的街景,脑子里幻想下一部小说的题材。直到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我才不耐地起身走去开门,我特意慢悠悠地进行我每一步动作,门铃停下了,那个人应该明白自己的失职了吧。

“你迟到了。”我猛地打开门开始检视新来的编辑。他低着头,双手在衣服口袋里上上下下翻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被雨淋湿的黑发就像一团可怕的海草盘踞在头上。

“我很抱歉,马尔福先生...刚刚...有个老太太...摔了一跤,我知道这不该是我迟到的理由。”他说话断断续续喘着粗气,终于抬起头看向我,一张雪白的名片递到了我的眼前。

“哈利波特。”

我收下了那张名片,拿在手中,看清了他的样貌,老旧的圆框眼镜下有一双对生活充满爱与热情的眼睛。

*

你知道的,爱情的到来总是那么突然,它不知在何时就会绽放。

也许是第一次的对视,也许是我们意见不合时的争吵,也许是他太过该死的吸引我,我就这样陷进去了,他在我肺腑间最隐秘的地方扎根萌芽。

这时候我变得过度地迷恋他的一切,我觉得他活得真实,不像我,还要偷偷地隐藏自己那些可笑的情感。他告诉我在他学生时代有过一个女朋友,他提起时的笑容就像新鲜的蜂蜜蛋糕,甜而不腻。

那你们为什么分了?我直接了当地问他。

“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与其说是情侣,相处时更加像是兄妹,于是我就这么告诉她了。接着,”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翡翠般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和平分手,现在我们依旧经常联系。”

直的,真可惜,当时我这么想到。

于是我毫无意外地把我那扇小门锁得再紧些。

*

他勇敢、正直、热情、忠于自己的朋友。

我不记得那天我们又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争论,我做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在他的前面显示我有多么正确,随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他在我没来得及反应之前重重地推了我一把。

“嘭!”

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以及人群的惊呼声穿透了我的大脑,我发誓它们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可怕的声音。

我的脖子就像生了锈般僵硬地转向身后,心跳在一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然后冲了过去。

“哈利!”

“你是白痴吗?”我坐在病床旁,看着那个自以为是的人,一只脚高高地吊在支架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石膏纱布。

他只是笑着问我,“给我带南瓜汁了吗?”

“没有。”我冷冷地回答,说实话我真的很愤怒,他竟因为我受伤,这使我感觉自己非常的没用。

“你竟然这样虐待你的救命恩人!”

“所以你为什么这么不要命!不知道叫我一声我自己来得及躲开的吗!”我站起来不受控制地对他大吼,在看见他呆愣的表情后,才意识到我现在的行为太荒唐了,“我......”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他又笑了。

真是要命,这笑容再次撬开了我的心。还有南瓜汁,我当然带了,带了满满一壶。

*

依旧是伦敦不变的阴雨天,我在电脑前打下早就思考好的最终章。

我感受到他的视线如同潮湿的雾气紧贴在我的身上,为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也随即冒出。

“爱上我了波特?”我不敢抬眼去看他,仅仅是用我一贯的语气去问。

他没出声。

我觉得我总是受煎熬的那个,刚准备再次用玩笑话掩盖我的胡言乱语时,略带凉意的指尖点在了我左边脸颊上。我整个人都僵硬了,原本还在敲打键盘的手开始隐隐冒汗。我并没夸张,而是在面对他无法解释的动作时,我害怕被他发现我的想法,却又贪恋他的触碰。

“我刚刚才发现你脸边上有两颗痣。”他收回了手,目光又转回到屏幕上,“你打字的时候还有空观察我,我才要怀疑你是不是爱上了我,马尔福。”

“异想天开。”我嗤笑了一声。

我渴望那只手能在我身上停留更久。

*

签售会的当晚,他被灌了也喝了很多酒。从吧里出来与其他人道别后已是凌晨,我半驮着这个嘴里咕哝不已并且忘带家钥匙的醉汉决定走回家。

我借着道路两旁昏暗朦胧的街灯细细描绘他的模样,从未有过的距离让我更为着迷。他只比我矮上那么一些,而我圈住他腰侧的手臂则告诉我他远比我想象的要结实。

这天早上他出现时没有戴眼镜,一身笔挺的正装使我止不住心颤,几轮酒过后,领带也早就不知道扔哪儿去了。我看着他又想到我无果的恋情,祈祷时间在今晚停留得更久些,他可以依靠我更久些。

踏着湿滑的石板路,他似乎处在一个半清醒的状态,逐渐不再需要我的搀扶,转而含糊不清地对我说话。

“我就...就知道...这本小说的人气会比你以前的...还要出色...”

“那还真是谢谢你。”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

“我们...嗯...现在去...哪儿?”

“我家。”

“哦,好的...去你家...去你家...”

他一路都在不停地念叨,而我也不厌其烦地回答他。

我们可能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我家,再好的皮鞋也不能阻止身体上的酸痛。我弯腰帮他换完拖鞋后正要走进厨房泡一杯蜂蜜水,他却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我,他脸颊滚烫的温度透过衣物传到我身上。

不知道是谁更醉,在我抚上他的身体时,我知道一切都太晚了,又或许我不该爱他爱得那么深。我看着他的双眼,想象我们之间会有无限可能。我是如此对他着迷,我试着忘记明天的到来,如果他必须要走,那么我只有再靠近他一点。

清晨醒来,他没动而是看着我,我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任何情绪。

“你要走吗?”我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

“我的心从来都是清醒的。”


FIN.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