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德哈】THE SHOW

#内含舞娘哈
前排:Harry部分描写ooc,纯粹为了练手,希望写出点感觉。灵感来源电影《滑稽戏》以及一个小伙伴给我看了一段写脱衣舞的段子。

壹.

那是颠覆Draco想法的一次表演。

他总是对夜总会里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嗤之以鼻,认为她们夸张艳俗的戏服简直是污染眼球,更可笑的是仍有一群人像哈巴狗一样,留着口水把自己的钱不断地塞到她们的乳房之间。

所以当他应Pansy的邀请,和Blaise去参加她开的俱乐部开场秀时完全被惊呆了。

贰.

凌晨十二点,本该是最寂静无人的时候。但在洛杉矶日落大道的某处,不断变换的霓虹灯下却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这么多人都是来看开场秀的?”Draco下车,站在俱乐部的门前,发现队伍中不少女人频频向自己抛媚,眼无表情地转过头。

“是啊,Pansy在这个俱乐部上花了很多心思,找了最好的舞者,编舞编曲全都亲力亲为。”Blaise的眼睛在那些人的身上流连片刻后,收回了目光。

“你了解的到真多。”

“嗯哼,毕竟我也出资了,反正你对这些又不感兴趣。”Blaise领着Draco熟门熟路地绕过人群,向保安出示了Pansy给他们的铭牌。

人高马大的保安随即侧过身,对他们做了个请的动作。

俱乐部位于地下三层,Blaise和Draco进门后正对一部直达电梯,在电梯内一个侍从模样的人始终低着头一声不发地为他们按键。

Blaise得意地吹了声口哨,“这电梯内部设计得真赞!”

Draco环视了一圈,挑挑眉,“别以为我看不出是你设计的,亲爱的大设计师。”

“嘿,真了解我啊!”Blaise用单臂勾住Draco的脖子。

“放开,谢谢。”

“每次到声色场你都这样,我要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有性冷淡了,draco。”Blaise放开了手,故作鬼脸,受到了Darco的一记肘击。

“叮”

电梯显示已处在B3

暗黑色的机械门渐渐打开,与电梯内的亮不同,前台大厅昏暗深沉,厅内若有若无的甜味似是能勾起人最深处邪恶的欲望。在门关上的前一刻,一声沙哑低沉的男声飘出

“Welcome to Ture Night.”

“Ture Night。”Draco轻笑,“挺会起名字的。”

油光锃亮的尖头皮鞋踩在鲜红色的地毯上,一步步踏向主场。

叁.

没有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俱乐部里设计得更偏向剧场。烟草与美酒的气味碰撞交融,中间是一个个小卡座,每张桌上亮着一盏暗黄色的台灯,人们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今天即将要开始的表演。

酒保在吧台里调着一杯杯令人眼花缭乱的鸡尾酒,女服务生托着银盘踩着高跟鞋,在卡座间穿梭。她们个个身材完美,紧身的黑色连体衣,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这时候,有些色鬼就会拿出几张钞票塞在她们的吊带袜内,渴望触碰这些年轻的躯体。

最前方盛大的舞台上有两三个在表演滑稽杂技的人暖场,他们的妆容更像是小丑,白的像纸一样的脸配上怪异的服装,偶尔动作里带有几分色情喜剧,惹得台下阵阵哄笑。

“来杯香槟吗,先生们。”一个棕色大波浪的服务生,笑得魅惑,盯着Draco说。

“谢谢。”Draco拿过一杯香槟,眼神却没有丝毫偏离过酒杯,好像酒精更为重要。

Blaise牵过女人的手,落下一吻,“别理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谢谢小姐。”

服务生掩着嘴微笑,转而走向中央的。

“我真搞不懂,Pansy邀请你做什么,瞧瞧你就像个苦行的僧侣。”

“我也搞不懂那个疯女人在想什么。”Draco把手中的香槟一仰而尽。

“你看周围那些女人看你时如狼似虎的眼神,啧啧啧。”这时,Blaise拿出口袋里突然震动的手机,“Pansy说我们的位置在第一排正中央,哈,待遇就是不一样。”

“那走吧。”Draco把空酒杯放在路过服务生的托盘上,抬手将耳边淡金色的碎发捋回原位。

肆.

来到卡座,Draco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吧。”

“是的,再喝点什么?”Blaise拿起桌上的酒水单。

“一杯白兰地。”

“Waitress!”Blaise打了两个响指,“两杯白兰地,还有你们这里最好的雪茄,告诉你们老板她最好的老朋友到了,哈哈。”

“好的,先生。”服务生在转身时,将垂下的手蹭过Blaise的肩膀。

Draco抬眼,“你倒是来者不拒。”

“得了吧兄弟,及时行乐,你是不明白其中的刺激的。Malfoy家的情圣公子。”Blaise拖长了声音,翻个白眼,“我看你和Potter倒是挺般配的,从高中开始,吵了快十年,也没个结果。别人爱情长跑该结婚的结婚,该分手的也分手了。”

拿起刚刚送到的雪茄,正在自己剪雪茄的Draco,听到那个纠缠了自己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名字,差点一个失手剪掉自己的拇指。

“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提他吗?”Draco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行,当我没说好吧。”

昏暗的灯光下,燃起的火柴逐渐接近烟头,丝丝火光在Draco浓密的睫毛上起舞。等雪茄完全点起后,他慢慢陷入沙发内,含着感受舌上跳动着的烟草特有的辣,缓缓吐出烟雾,再深吸一口气,浓郁的香甜环绕着整个人。虽然他不喜欢那些低俗的肉色,但对于必要的享受还是十分在行的。

“Oh my.”Blaise感叹道,“烟酒美人,Pansy这个俱乐部不火才怪。我听她说今天的开场秀请了个大人物,到时候你别被勾的魂也没了。”

“那就看她本事了。”Draco放下雪茄。

一声响亮尖锐的杂音穿过全场,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Draco调整了坐姿,说到,“秀要开始了。”

伍.

帷幕渐渐升起,冷蓝色的光照射在台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七八个人影。俏皮诙谐的音乐响起,原本背对观众的舞女一个接一个地转过身,随着鼓点扭动她们性感的腰肢。

橙色与蓝色的灯光交替,有人带着皮帽,有人则带着皮手套,胯旁别着一副手铐,像是要抓住台下不安分的人。修长的腿包裹在过膝的长袜里,随意的一站,尖细的鞋跟似乎可以踩穿任何钢铁。最后她们躺在台中的楼梯上,撑着头,打着节奏。Pansy从门中走出,今天的她格外耀眼,拿起话筒唱起了开场秀的第一首歌。

*Show a little more*

*Show a little less*

*Add a little smoke*

*Welcome to Ture Night*

        ……

“怎么样,不是你想的那样吧,我都说了她开的不是脱衣舞俱乐部。”Blaise说话时眼睛一直看着台上,“她今天可真迷人。”

“那你什么时候向她求婚。”Draco看向Blaise。

Blaise伤脑筋地说到,“现在还不是时候。”

“well.”Draco并不想去关心他们俩的感情生活。

一曲终了,台下的欢呼声掌声不断。Pansy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喘着气说道,“首先我很感谢各位来参加Ture Night的开场秀,但是掌声和欢呼声先留着。今天我请来了我的一位朋友,大家看完她的表演后可别来向我要她的联系方式哦。有请Harley为我们表演《Guy What Take His Time》!”

周围的观众又爆发出激烈的口哨与欢呼。

听到某个谐音的名字,Draco总有不好的预感,他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地问Blaise,“Pansy什么时候有这个朋友了?”

“女人嘛,谁知道呢?”Blasie回答得模棱两可。

Draco多看了几眼Blasie,他真的,有很不好的预感。

陆.

聚光灯对准了台上一把大大的羽毛扇子,三十年代经典的艳歌,能如何演绎呢。

前奏开始,在众人的注视下,那把扇子抖动起来,颇具舞台效果的闪粉撒出,落在每个人身上。

*Ohh...*

*Ohh...*

随着响起的小号声,扇子慢慢撤开,一个身戴珍珠,背部雪白的短发女人转过头来。她对着老歌唱着口型,黑色的短发烫着曾经最为流行的卷发。眼部的假睫毛称托着她那双明亮的绿眼睛,表情勾人。她坐在钢琴上,揉搓着琴师的头发。

*A guy what takes his time.*

*I'll go for anytime.*
   
           ……

她从钢琴上走下,缀着点点钻石的高跟鞋反射出刺人眼球的光,洁白无瑕的珍珠滑下她圆润光滑的肩头。两边的扇子再次将她挡住。

*I'll be satisfied electrifide to know a guy what takes his time.*

“Shit!!你不是向我保证不会请Draco Malfoy来的吗?”Harry在扇子合上的一瞬间,马上转头咬牙切齿对身旁的Pansy说道。

“嘿,冷静。我没请他,可能是Blaise带他来的。”Pansy没想到Harry竟然这么快就注意到了Draco。

“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要是被他认出来了,那我下半辈子就要生活在被他嘲笑的阴影里了!”还没来得及说完,Harry又要笑着脸继续表演。

而台下

在看到扇子下的人时,Draco就知道自己完了。台上那个什么都不穿,把珍珠当衣服,搔首弄姿的人是不是Harry Potter?还是说Harley是Potter的妹妹?此时Draco觉得一切已经无法让他的大脑转动了。

柒.

Harry一边配合音乐舞动,一边小心地用余光瞥向台下某个目不转睛的金色脑袋。

哦,天哪!我当初真是见了鬼了答应Pansy帮她捧场,Harry腹诽道。

作为同一个大学的毕业生,他与Pansy同为舞蹈系,而Draco和Blaise是设计系的。

虽然高中时与Draco互为死对头,但和Pansy,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对付的地方,所以在一个学院里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朋友。

一个月前Pansy来找Harry,希望他看在他们多年朋友的面子上男扮女装,跳一次艳舞,为她新开的俱乐部捧场。

Harry脑袋一热,想着人生什么都要尝试一遍,再加上Pansy向他保证绝不会请Malfoy来,并且有熟人的话,她给他化的妆也没人会认得出,就答应了。

这个烦人的Malfoy。

Harry因为走神差点一脚踩空,在别人的惊呼下,他干脆顺势倒在了鼓手的身上,抬手滑过脸颊,表情夸张地长大了嘴。现场的其他人也跟着他即兴地改变动作,一次失误反到变成了符合滑稽剧风格的内容。

Draco在看到Harry踩空的时候心里为他捏了把汗,他暗暗庆幸Pansy给的位置在第一排,才能让他看清台上今天所谓的大人物竟然是Harry Potter。不过Pansy到底搞什么鬼?尽管他那条招牌性的伤疤被盖住了,还戴了个假胸。这么多年,两个人近距离互喷不是白盖的。

*A hasty job really spoils a master's touch.*

Harry坐在钢琴椅上,他弯下腰,抬眼看着前方,慢慢从自己光滑匀称的小腿向上抚摸,在镁光灯下散发出珠宝般的光芒,引得台下一阵欢呼。羽毛轻柔地在Harry身旁刷过,他转过身,扇子又一次遮盖住他。

“Pansy!他肯定要认出我了,他一直盯着我看!”Harry着急地抓住Pansy的手腕。

“嘿,绝对不会的,要不是因为我知道你Harry,我还以为你是哪个不知名的性感尤物呢,我为我的化妆技术打保票。”Pansy赶紧装模作样地发誓,“我告诉你,Draco这样肯定是被你迷住了,他本来就不怎么看这些东西。”

“真的?”

“是的,我告诉你,harry你干脆就这样下台去勾引他,让他为你神魂颠倒。到时候找个机会让他约你,你再拆穿自己是个男的,他绝对面子挂不住。”

“你真的是他的朋友?”Harry有点不敢置信。

“偶尔看他出个丑还是挺有意思的。”Pansy眨眨眼。

Harry没时间去细想,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能彻底嘲笑Malfoy的机会可不多。

扇子打开,Harry很快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

捌.

*I don't like a big commotion*

*I'm a demon for slow motion or such.*

Harry踩着节拍,走到舞台的中央最前方,坐在延展台的边缘。他看着Draco,缓缓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上,抛了个媚眼。随后两边的伴舞将他架下台,Harry一步步走向Draco。

他大胆地跨坐在Draco的腿上,拿起放在一旁还未燃尽的雪茄深吸一口,丝毫不在意零落的烟灰掉在身前,单手拉起Draco平整的衬领,盯着他灰蓝色的眼睛,将烟雾喷到他的脸上,仿佛最深情的爱人。

周围的人看到眼前的景色,都不怀好意的笑起来。

Harry转过身站在Draco一侧,珍珠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用臀部色情暧昧地贴近Draco的脸颊,接过伴舞递来的一杯鸡尾酒,拎着樱桃梗,抬头张开唇吃下那颗禁果,随手将特质的酒杯往台上一扔,再次倒在Draco的怀里。

*There isn't something fun in getting down*

Draco发誓当Harry坐在他腿上的那一刻,他身体的某处肯定充血了,眼前不断晃动的身体只出现在他的梦中过。

尽管高中两人一直互呛,但从某天开始Draco被梦里越来越清晰的人脸惊醒,他就知道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导致他每次碰到Harry有些话就控制不住地冲出口,可他却从未想过要越过那条线。

摘去眼镜后,在这么近的距离下,Draco看着那双醉人的绿眼睛,看着他在身前向自己调情,他不由自主地将略带汗意的掌心抚上Harry柔软的腰。Harry甚至没有介意他的抚摸,转而勾住Draco,手指从他高挺的鼻梁滑到紧抿的薄唇。

玖.

音乐即将接近尾声,Harry没有留恋地重新走回舞台。聚光灯下他就像一个天生的控制人心的媚娃,背景音乐骤停,忽然闪烁的珍珠项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走,像是安排好般落在Draco面前。

Draco有些惊讶,他弯腰捡起了那串项链,一旁Blaise偷笑着说,“这是美人给你的定情信物啊!哈哈哈,我看你刚才整个人都看呆了,要不然我帮你向Pansy问她要联系方式。”

节目最终谢幕,人们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

“好。”


END.

————————————————————
真的没有了,拖来拖去写了三天,好多地方我自己都想笑,希望读起来不zz。《线索》不会坑,只是因为我蠢不小心又把写完的草稿删掉了。前阵子一直在外面玩就没写。这篇纯练手练描写,崩了的话求观众老爷别喷。
还有Pansy和Blaise纯粹就是坑队友(wink

评论(6)

热度(102)

  1. 归人H1ddd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