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德哈】沙丁鱼游戏

突然记起自己还能够写文
一辆以前的车重造,但是只有零部件。
衣柜play,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灵感来源:9号秘事


#现代贵族AU
*沙丁鱼游戏:即为一种在英国家庭宴会里经常玩耍的家族游戏,一人先躲藏,接着所有人开始寻找他,在最后一个人找到之前,先前找到躲藏者的人必须和躲藏者一起躲藏在他所躲藏的地方。譬如,若是他藏在床底,那么都要挤在床底,若是洗手间,则都要钻进洗手间。这是大家族里为了聚集大家的感情而发明的游戏,因为地方小,而人愈来愈多,则名为“沙丁鱼”游戏。




1.
“咔哒”。

庄园内一处较为隐蔽的房间被打开了。

金发的男人站在门口慢悠悠地环视了一圈屋内,他先是走到窗边拉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让光线充斥整个卧室,随后在床旁蹲下——这个动作让他的膝盖间发出咯啦咯啦的弹响,但床底却毫无收获。他起身来到房内同样豪华的盥洗室,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耳侧垂下的碎发后猛地拉开浴帘,还是没有人。他皱着眉重新回到房中。

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他紧盯那个巨大的雪松木衣柜。


2.
哈利闭着眼呆在衣柜里,他还在为几天前发生的事生气。他实在搞不懂那两个人,竟然可以因为猎物的数量相等而吵得不可开交。德拉科还对罗恩说出那种话(类似赫敏其实想借着韦斯莱家族发展)——赫敏可是哈利在剑桥时非常交好的同院校友,哈利当然清楚她是个怎样的女孩。

衣柜从外侧被打开,过于明亮的光线令哈利不太适应地眯住眼。他的目光先是触及到一双擦得发亮的牛津皮鞋,其次是法兰绒的西裤和细格的英式粗花呢上装——成套的浅军绿西服——符合某人骚包的穿衣风格。一声冷哼从哈利的鼻腔发出,他选择抱臂窝在衣柜的一角,接着又觉得这个样子还不够,干脆掏出手机刷推彻底无视某个人。

德拉科站在衣柜外停顿了几秒,微微低下头走进衣柜,然后转身从内侧关上了柜门。

衣柜里放着几件不知何时购置的衣服,全都是又厚又毛的皮草,德拉科挤在它们之间没一会儿就觉得有些闷热,他束手束脚地脱下外套挂上衣架,然后倒回原位大睁着双眼回想这几天的遭遇,还有刚刚哈利可恶的样子。那些衣服上的毛刺得他浑身发痒,连带着情绪也莫名地烦躁起来。德拉科把衣服全都用力地推到另一边,挂钩和杆子被他无名的怒火呵住发出刺耳的尖叫。

“你有什么问题!?”哈利扒开那些袭向他的衣服,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终于不看你那个天杀的手机了?”德拉科对自己实施成功的方案很是满意,可没得意几秒那些衣服就被重重地压到了他脸上。

“祝你皮草节愉快!”

德拉科皱着脸从嘴里拿出几根毛,他发现和哈利在一起后自己总是那个会出丑的人。他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冷静地把衣服都推到身后,来到哈利跟前。两个身高相仿的成年人这时候玩起了谁先眨眼的游戏,互不相让。

就在哈利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眨眼的时候,“碰”地一声,德拉科的手臂撑在了他的两侧,将他夹在衣柜狭窄的一角,哈利因为这个动静接连眨了好几次眼。他不知道德拉科在发什么疯,是不是忘了现在还在聚会游戏中。

“你安静一点!”哈利扯近德拉科的衣领低声警告他。

他们俩现在离得近极了,哈利紧盯着德拉科的双眼,他能感受到德拉科的上身剧烈地起伏着,甚至能听见他粗重的喘气声。哈利看一眼就明白了,德拉科在怄气,至于是哪件事,他心里自然清楚。

“老天啊,你能分得清主次场合吗?”哈利泄气似地叹了口气,他松下手,妄图推开德拉科,“现在是沙丁鱼时刻。”

“沙丁鱼时刻?”德拉科的胸腔里发出一声怪笑,他紧抓住胸前的那只手,越捏越用力,眼前又闪过刚刚哈利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现在又变成我太任性了?”

“你捏的我很疼,先松手——”哈利有气无力地看向德拉科,也许刚刚自己是态度不好,但现在是聚会,好端端地搞砸了可不行。

德拉科瞟了一眼被自己抓着的手腕,他没松开。也许因为先前两人过于激动,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哈利手上有力的脉搏,一下两下碰撞地他有些眼前发晕,这几天被冷落疏远,烦躁不爽的心情似乎没再那么重要了。他的姆指开始在哈利手腕上慢慢滑动,他将哈利的手从自己胸口拿开,着魔般地一点点抚上哈利的手背。

“你做什么!”哈利有些气急败坏地小声朝他吼道,想把自己的手从另一只不停做恶的手中抽出。

德拉科却只是更加捏紧他的那只手,再次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与哈利额抵着额。他望着近在咫尺的眼睛,那双无论何时都能让他缴械投降的绿眼睛,低语道,“原谅我吧。”

哈利默默地咽了口口水,他看着德拉科低垂的眼睑,感觉自己的立场变得摇摆不定,阴暗的衣柜里,只剩下眼前炽热滚烫的身体。


TBC.


传送门2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