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德哈】灯塔1-2

前排:脑洞产物,人物ooc算我的

老是炒冷饭,我也想填坑啊!

#半架空




chap.1


在太平洋中,有座鲜为人知的热带小岛。岛上气候宜人,植被丰富。从空中俯瞰,就好像一枚镶嵌了绿玛瑙的指环。在岛的最南端,细绵的白沙逐渐延伸到清澈明澄的海中。翻腾的浪花将缓缓爬行的小螃蟹冲卷得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海鸥在空中展翅翱翔,时而贴离海面只有几指的距离。

被太阳晒得烫脚的小木桥从沙滩上连接到不远处覆满海蛎和贝壳的礁石群间,那里立着一座——灯塔。

仔细看灯塔的外墙竟然有个人坐在悬空的吊板上,他戴着一顶自编的草帽,似是对这个高度习以为常,晃荡着双脚,用刷子蘸起一旁的白漆粉刷被海风与烈日侵蚀得有些泛黄的墙面。

“呼,今天真的好热啊。”青年拿下帽子扇了扇,被压下的黑发瞬间脱离了草帽的魔爪,凌乱的翘着。他随意地用手背擦了一把额上滑落的汗水,却不小心蹭上了一道白色的漆,配上青涩的面孔显得颇为俊俏。他身形灵活地在宽度不过十英寸的木板上转了个面,朝向湛蓝的大海坐着,腥咸的海风拂过,吹来了水上无尽的故事。

这时,海面上有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东西吸引了哈利的眼球。它不断随着海浪上下起伏,渐渐靠近。

是什么呢?哈利坐在吊板上眯起眼睛,伸长了脖子试图看得更清晰一点。嗯——有点白,还有点刺眼——

等等......是个人!攀在一个东西上漂向海滩!

哈利差点忘记自己离地面还有九十多英尺,就想跳进海里救人。他赶忙放松了绳子,用自己所能用的最快速度下降到了礁石上,飞快的跑向海滩。木桥被踩得嘎吱作响,草帽也因为跑的太快而掉在沙滩上。他把自己的鞋子踢到一旁,衣服也胡乱地一扔就纵身跳入海里,向那个人游去。

游鱼在漂浮的人周围徘徊着,却因为异样的水波而被惊走。哈利拉过落水者,让他的头朝上,一点点游回岸边。

他狼狈地将落水者拖到沙滩上,伸出手先探了探鼻息。

“嘿!醒醒先生!醒醒!”哈利拍打着那个人的脸,企图让人清醒过来。

“唔......”眼前的男人头发湿漉漉地黏在脸上,表情痛苦又狰狞地想要睁开眼,随后折磨人的海水从他嘴里咳出 。

“你还好吗先生?”哈利问到,但他依旧没得到任何答复。

哈利焦急地站起身,将自己同样粘腻的刘海撩到脑后,套上了衣服就背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人走回了离灯塔没多远的小屋。

他把这人身上的衣服和鞋子扒下来,放在一旁的藤篮里,用布蘸着清水慢慢地替他擦拭脸颊。

前面没仔细看,擦去落难者脸上黑漆漆的污垢后,即使闭着眼,也能发现这是一个十分英俊的人,想来原本肯定迷倒了不少人吧。哈利的眼睛在他上身打量着,又看看自己怎么都差上了那么一分的身材暗暗叹了口气。

他发现这人的胸口上刺着一圈看不懂文字,难道是个水手?不,水手从不会穿成这样。哈利蹩着眉,脑子里满是天马行空的想法。这人的手很好看,却因为在海水里泡了太久指尖都皱的像老太婆脸上一条条的皱纹。手臂也被毒辣的太阳晒得发红,他又找出软膏为他涂上。

做完所有的清理工作后,哈利再用手指将清水点在男人干得有些裂开的嘴唇上,为他换上了与之前那些面料光滑的衣服不一样的麻布衣。最后起身去清洗那些脏了的衣物,晾晒在了门前。

哈利在桌上留了个字条说明自己就在屋外的不远处的灯塔粉刷,他警告男人别在岛上乱跑,这里没有其他的人生活——除了小岛深处的异兽。

夜晚总是来的格外迟,大大的太阳像一枚通红的烙铁,跌入冷水中,发散出的蒸汽形成了片片色彩斑斓的云朵。棕榈树缓缓地摇动着,叶子互相擦碰。涨起的浪潮抹去了一串从岸边走过的脚印,把数不清的贝壳冲刷到了沙滩上,等着清早有人去拾取。

哈利头上戴着那顶找回的帽子,捧着摘来的水果,和钓到的鱼虾以及淡菜回到了小屋。他把东西放在了可以说是灶台的地方,才看到原来躺着的人已经起身坐在床上。他赶忙走过去问道,“你还好吗?”

“······”男人捂着脸,嘴里很轻声地嘀咕着什么。

“你再说大声点,我没听清。”哈利把头凑近。

“水······”

“对!水!”哈利手忙脚乱地去舀了一杯清水,递给了他。

男人接过水,闭着眼,像是沙漠里好不容易找到了绿洲的旅人,大口地喝了起来。他喝完后重重地深吸几口气后才睁开血丝密布的眼睛看向黑发的青年,粗糙的声音从他喉间传来,“谢谢你。”

“不用谢。”哈利递过去一个劈了一半的椰子,“你饿吗,饿的话先吃点水果吧,椰子可以补充体力,这椰汁很甜的。”

“我喜欢甜的。”落难者虚弱地笑了笑,他把杯子还给哈利,接过了有些份量的椰子,“谢谢你救了我,不过这里是?”

“这里是戈德里克岛。”

“戈德里克岛......看来我漂离出事的船没多远。”男子低声说到,“哦,不好意思,您贵姓。”

“哈利·波特,叫我哈利就好。”哈利把椅子搬到床边坐下。

“德拉科·马尔福,再一次感谢你,哈利。”德拉科握住了哈利的手。

“呃...真的不用谢我,马尔福先生?”

“你不用那样称呼我,德拉科就可以了。”

“那你先吃,早点休息,德拉科,我去整理东西。”说完哈利就去屋外拿了柴火添在屋内的壁炉里,别看这里早上温度那么高,等太阳完全落下去后,光一件衣服是绝对不够的。

德拉科慢吞吞地挖着椰肉,他的视线在不断进进出出的青年身上来回。他很想再多了解些关于这座小岛的事,可过度透支的体力让他的脑袋变得昏沉沉。解决完了甜蜜蜜的水果,他对着那个忙碌的背影道了一声晚安,就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之中。

“晚安。”哈利没回过头去,继续捣鼓着手里的垫被,伤者最大,他只能在地上将就了。

度过了精疲力竭的一天,哈利终于躺倒在了蓬松的垫被上,他扯上被子,看着彻底暗下的星空,再次说了声,“晚安。”




chap.2


哈利在被窝里翻了个身面向床铺,他睁开双眼,神情清醒得就像不曾睡过。这一整夜他都处在一种朦胧的状态下,暴雨、浪头、闪电和残骸在他的脑海里时隐时现,狂烈压抑得让人欢喜不起来。

他立马就发现了床上空无一人——被子还呈现着一角落在地上的场景。哈利有些担心,爬起来顺着屋外沙滩上一步步新踩出的脚印走了出去。

那串脚印似是顺着海边走了许久,哈利盯着踩得极浅的脚印慢慢地走到了德拉科的身后,舌尖抵着牙琢磨着该如何开口,可到最后却只是挤出了一个单调干涩的音节。

“嗨。”

德拉科转过身来,对哈利扯了扯嘴角。

“你好。”他回答到。

很显然德拉科利用了早上的时间更进一步地整理了一番,此刻清洗干净的淡金碎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好像上等的丝绸,薄薄地覆在德拉科光洁饱满的前额上,那颜色介于白色和金色之间,模糊又清晰。非常的英俊,非常的......特别,尤其是那双少见的灰色眼睛,哈利在心中这么评价到,至少是他见过的所有人里样貌最好的那个。

“昨天真的,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没命了吧。”德拉科又看向了平静安逸的大海像是在感慨飘忽不定的运气。

“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而已。”哈利局促地回答。

沉默蔓延在两人之间,哈利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他费尽心思地在大脑贫瘠的开场白之中搜寻着,结果只是抿紧了唇盯着脚踝边的几条小鱼,它们嘴上的软骨划得他又痒又麻,于是他在水里转动着脚腕,赶跑了它们。

“这座小岛很美。”

“是啊!”哈利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他一边庆幸着德拉科能够开启新的话题,一边也止不住好奇,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搭着一块木板碎片在海里漂流。

“这样问可能有些冒昧,不过,你为什么会,嗯......我是说......”

“孤身一人漂在海里?”德拉科接上了哈利没说完的话,他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就是该死的遇上了海盗——我当时是乘坐一条商船想去南美洲。那些疯子在晚上利用风向的优势袭击我们,他们的射程和炮弹都比我们强,我勉强躲过了,只能抓着离我最近的碎片,尽可能的不被发现。梅......上帝保佑,海水太冷了,我努力的想要不睡过去,但是还是抵不过,幸亏被你发现了。”

“天!真是惊险啊!”哈利眼睛微微瞪大,虽然没遇上过海盗,但听以前那些靠岸的水手说过,这群人都是些穷凶极恶草菅人命的歹徒——杀人放火,折磨酷刑,只是为了满足贪婪的欲望。他开始为德拉科的遭遇而惋惜,“不过先回去吧,你从昨天开始就没吃什么东西。”哈利拍了拍德拉科的背示意他跟上。

慢步在德拉科的前面,哈利回想着刚刚俩个人之间的对话,还算顺利,只是没想到德拉科竟然是碰上了海盗。他又开始猜测德拉科的身份,毕竟落难者也不是三天两头就能碰上。

“你很好。”

“嗯?”哈利有些不知所措,便加快语速地解释道,“你瞧,我只是,只是把你带回了岸——要不是因为你命大。这座岛也没其他人住着——就我一个,其实有时候还挺无聊的,所以不用一直这样向我道谢。”说完他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德拉科,意思是他说不,就会停在这里直到他确认为止。

德拉科只是耸了下肩膀表示他知道了,“不过你接下来不会再无聊了。”

“为什么这样说?”

“你有大到可以离开这座岛的船吗?”

哈利皱眉,“怎么可能,就一个用来在岛周围活动的木船。”

“最近一次其他船来进行补给是什么时候?和频率?”

“我想想......大概......两个月前,六个月左右。”

“就是这样,你懂了吗。”德拉科弯腰捡起了沙滩上的一枚贝壳,端详了片刻后塞到口袋里。

“了解了,可你不是要去南美洲吗?”哈利权当他只是留个纪念,这应该是很多人喜欢做的事情。

“我去南美洲,没什么......很重要的事,所有的行李也都沉在了几十英里外的海底,现在看来这座岛也很值得转一圈。”德拉科翩翩然施了个贵族礼,也不管哈利理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麻烦你带路了。”

“呃......好的。”哈利是知道的,呆在小岛上的他没有想象得那样闭塞无知,他只是觉得这个动作就好像融进了面前人的骨子里,随后头一次觉得自己住的地方会让人嫌弃,于是笨拙地试探到,“你去过很多地方吗?昨天睡得还习惯吧。”

“托你的福睡得很好。去的地方,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对其他地方很感兴趣吗?”

“很感兴趣!”听到德拉科的话他有种预感,直接就将原来还在烦恼的问题抛到脑后,等待后续。

“那以后有空讲给你听。”德拉科边说边超过了哈利,“快点该吃饭了,我真的要饿晕了。”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