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To love and to escape (上)

迟来的元旦贺文,两篇完结
有任何不符合常理的地方请忽视
现代AU损友设定
OOC属于我



1.

谁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大早哈利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他眯着眼睛透过猫眼竟然看见了门外一脸严肃的德拉科马尔福。

“快,换好衣服。”德拉科不由分说地推门直接走进哈利屋子里,“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帮你穿?”

“你来做什么?”哈利回过神问。

“路上再给你解释,现在你有五分钟的时间解决个人卫生问题。”德拉科对着哈利邋遢的样子嫌弃地皱了下眉。

哈利一头雾水地去卫生间洗漱,“你的车钥匙在哪儿?”,他听见德拉科的声音从卧室朦朦胧胧地传来,随后是丁零当啷的翻找声。

“在......客厅......红斑大凤蝶标本下的挂钩上。”哈利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把流到脖子上的牙膏抹去,“你不会是来偷我车吧?”,他含着牙刷探出半个身子,看到德拉科在衣柜里挑挑拣拣,把符合他审美的衣服塞进床上的旅行袋里,这旅行袋连哈利自己都忘了扔哪去了。

“我们家就算破产了我也用不着偷你买的破车。”德拉科斜睨了哈利一眼,摇摇头“太老土了。”

“我不需要穿得像你一样花蝴蝶,大——少——爷——”

“还有两分钟。”德拉科对着哈利晃晃手腕上的手表。

两分钟后他们坐进了哈利的车里,密闭的空间里飘着木调的淡香,后视镜上还挂有一块蝴蝶模样的吊饰,从微微泛黄的塑料边框来判断可能用了很久。哈利系好安全带转头面带假笑地问德拉科,“目的地?”

“火车站。”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的资料现在还都留在离我们一百英尺远的屋子里,把你踹下去开走还来得及。”

德拉科坐在一旁转动着指尾的戒指,“是我父亲前阵子和议员聚餐时听到的消息,他们说北部一个实验基地发生了爆炸,危险指数暂定,所以最好呆在伦敦他们会进行区域性封锁。”

“这么屁大点的事情你打个电话来不就行了吗?”哈利满脸不可思议。

“是哪个白痴为了研究课题一股脑冲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半年里电话换了也不通知,邮箱不回复?”德拉科咬牙切齿地盯着身边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

“好吧好吧,但我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大问题,就像你说的——鸟不拉屎。”

“伦敦更安全。”德拉科坚持自己的看法。

“那其他人呢,我是说普通民众知道吗?”。

“要是在新闻里播报只会引起恐慌,网上也必然会出现各种舆论,为了这种毫无确定性的事情得不偿失,大家还是照常生活对检测工作有点帮助。”

“万一是什么生化泄露就麻烦了。”哈利忍不住猜测,“这样的话岂不是有很多人要遭殃?”

“先管好自己吧,收起你泛滥无用的同情心。”

“冷血的权贵。”哈利撇撇嘴,用力踩下油门。



2.

德拉科是在车内谨慎地把衬衣褶皱抚平,检查了发型后才下车的。围观了全程的哈利则表示半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有女人味。

“跟上!”德拉科自动滤过哈利的胡言乱语,一把抢过旅行袋大步往火车站大厅走去。

“嘿,等等!我的车难道要停在这里等我回来收到天文数字的停车账单吗?”哈利从后面跑上来。

“我会帮你付的。”

“这么着急干吗,列车又不会因为你早到。”

“因为我喜欢准时。”德拉科指指显示屏上的时间。

“刚刚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半天的可不是我——哇哦小心点!”哈利接住向他袭来的大包。

“自己拿着。”

德拉科走进候车室人头攒动的咖啡店里点了两杯摩卡,他靠在收银台一旁的等候区侧身看向哈利,那颗满头乱发的脑袋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对德拉科来说十分显眼。

他看见哈利找到两个空位,对他挥了挥手,再指着身边的位置。德拉科点点示意他知道了,转过身后紧绷着的那根线彻底断了,他喉间发出一声挫败的呻吟。半年了,他还是那么喜欢他。


半年前,就在德拉科准备鼓起勇气把内心压抑了整个青春期的情绪向哈利倾诉时,第二天一早竟然收到告别邮件,说他准备为论文跑到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的小镇去做研究,为期一年——只是一封信随随便便打发了他。


德拉科气疯了,他极端地思考着也许他们俩之间就不该有任何可能性。于是干脆利落把哈利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决定将这段感情彻底根除。


可事与愿违,哈利波特这个人可能是上帝用来惩罚他的存在。才不过几天,他脑子里就开始哈利这哈利那的,直到他在手机上输入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拨通后,等来冰冷又压抑的空号时他笑了。


但碰巧的是他正好听说了这件事,于是契机有了,只差一个哈利波特。


“104号。”

德拉科把发票拿给店员,深吸一口气端着两杯咖啡走向哈利。


3.

哈利小口地啜饮手里的咖啡,现在他的大脑又开始打结了,因为那个所谓的议员一句话,他就要放下半年的研究和德拉科回伦敦躲避什么政府的秘密基地毒气泄漏,太荒唐了。整个早上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以前永远有人要抢着帮忙拎包的德拉科帮他整理了衣服顺带拎包。

哈利眼神飘移着注意到不远处一个人,“你有没有觉得那个人怪怪的?”,他凑到德拉科耳边小声地说到。

德拉科被哈利呼出的热乎乎的湿气吹得一个激灵,“什么?”

“看那个人。”

德拉科顺着哈利的视线望过去,一个男人从厕所那里走出来,明明着装一副商务人员的样子,但他却面色苍白甚至有些隐隐发青,走路时一瘸一拐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大概是在厕所里嗑嗨了吧。”

“是吗——哦天,你可能猜对了,他竟然在翻白眼!”哈利捏紧手里的纸杯,向前起身激动地说到。

“你要是敢冲上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只是一个瘾君子而已,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正大光明吸嗨的人。”哈利又一屁股坐下来,把手里的空杯子扔进垃圾桶。

“啊!!”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前面传来,“你这个变态,啊——好痛!你竟然咬我!救命啊!”德拉科抬头看向发声处,刚刚那个奇怪的瘾君子竟然抓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头埋在她的肩膀处不断撕咬着,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手臂流下在地面踩出一片刺目的痕迹。女人死命地推打着,却毫无办法挣脱,周围的人群马上散开一块空地,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德拉科侧头看见哈利正准备上前帮忙,他急忙抓住哈利的手腕。

“别上去,让安保人员解决。”他有不好的预感。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一起去帮忙啊!”哈利想甩开手腕上紧紧钳住他的手。

“听着,我不想你受伤——”

“先生!现在请你马上放开那位女士!”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从远处跑来,“我让你放开她,听见了吗?”

那个瘾君子抬起头,他脸上沾满了血液,嘴里还嚼着某些东西,可能同样是那个可怜的女人身上的某一部分,周围的人群都倒抽一口冷气。“嗬嗬——”他怀里的受害者发出虚弱的嘶嘶声,很明显她的喉咙也被这个疯狂的人咬破了。

“先生你再不说话我就开枪了!”这警察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他握着枪的手有些颤抖,“所有人都退开!先生我给你最后一次警告,放下人质!”他的表情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脸变得通红。

瘾君子真的松开了手,长发女人应声倒下落在血泊之中。警察看见后似乎松了口气,他一边缓缓向前进一边说,“冷静,先生,冷静,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他还是拿着枪指着男人。现在他离得很近了,绕过人质的尸体马上就可以将凶手擒住拷上。

“啊!”有人发出惊呼,就在几秒之间两声枪响,瘾君子胸口多了两个弹孔,面朝前倒下,但那个警察的手臂也被咬伤了。

所有人还都沉浸在刚刚紧张的氛围里没回过神,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哈利瞪大眼睛,手心全是汗,他转头对德拉科说,“还好你没让我上去,没想到今天就看见两条人命。”

“我们快走吧,差不多要检票了。”德拉科又一次拎起包,他总觉得还有更可怕的事要发生。

“走吧,我可能等下满脑子都要不停回放那几幕了。”哈利打了个寒颤。

“啊!”尖叫声再次此起彼伏,那个男人顶着胸前两个大大的枪孔起死回生,面目狰狞,而受害的女人也一样以一种扭曲的姿势站起,他们扑向正在旁边设立围栏的工作人员,场面一瞬间变得混乱至极,


人们开始逃跑了。


“跑!”德拉科拉上哈利往车站外跑去。




TBC.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