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dddd

梦想是当个高产💃🏻|写文小白,专注挖坑

推歌&喜欢不时重新修文&开坑至死
疯狂拖延症
不混圈

感谢每个关注我的天使,你们是我的动力🙏🏻

【德哈】谨此纪念我最爱的人

赶出来的圣诞贺文,还是这个画风适合我
背景设定在战后两年哈利捡到了德拉科,一些纯血统家族过得很不好,更有人组织地下进行报复。
私设如山,套路很狗血
ooc算我的。



001
他死了。

名字挤在讣告栏的角落里。

24岁,谨此纪念我最爱的人。仅有一句话作为评价。

这导致哈利盯着这个名字看了足足有一分钟,来确定世界上有没有第二个叫德拉科马尔福的人。直到报纸上浓重的石墨味刺痛着他的前额,他才意识到他死了,德拉科马尔福真的死了,哈利想他还是没能逃过后遗症带来的结果。

这句话带来的是失落?遗憾?还是后悔?他分辨不出,可能什么也没有。

哈利合上报纸将它轻放在桌上,起身离开了餐桌。


002
设想一下,当一个你曾经的对头遭到报复袭击过后,在复活节前夜走投无路地敲开你家门时你会怎么做,是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上嘲笑他也有今天?还是不计前嫌地把他请进屋里给予适当的帮助?

哈利猜想也许那时他潜意识里认为德拉科马尔福不该死在那天。

他清晰地记得那天马尔福身上的袍子因为摔倒和躲藏而沾满灰尘,白色的衬衣变得褴褛不堪,气息微弱得让人无法就这么把他丢在家门口失血而死,于是他就进来了,轻而易举地踏进了哈利的第一道防线。

大量的失血终于令马尔福曾经讨人厌的嘴停了下来,只能发出嘶嘶的抽气声。哈利费劲地打理和治疗完他之后就去睡了,入梦前还庆幸家里常备着各种治创伤类魔药,把马尔福胸口那个狰狞的伤口暂且治愈了,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不过治了表面而已。


003
哈利其实不太认为第二天能在楼下看到马尔福,但他确实坐在昨天他躺着的那张沙发上,脸色苍白得就像他手上的那株花一样。

“你从哪里得到这朵花的?”哈利疑惑地问到。

接着德拉科马尔福像是如梦初醒般地抬起头,“门口。”

“没被人看见你这张脸吧,你昨天晚上那个伤口可不是开玩笑的,再晚点发现就难办了。”哈利转身准备往厨房走去,他还赶着去魔法部,顺便私底下调查昨晚发生的事。

哈利把做好的早餐端上桌,他看见马尔福面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盘子,随后小心翼翼地吃起来。

“我建议你暂时先呆在这里,等我查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再走——”哈利快速地解决着早饭,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确保安全,既然你会伤得那么重就不能小瞧这些人。”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救世主,这是我自己的事。”马尔福幽幽地开口。

哈利拿起风衣,“那先放下你手里的叉子,别妄图激怒我,现在不是你耍嘴皮子的时候,这对你没好处。”,说完他就出门了。

哈利没忘记那天还是复活节,回去时他到蜂蜜公爵买了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彩蛋和兔子,还在店里被一群孩子围着要签名。

打开家门的时候果然不出他所料,马尔福换了一身剪裁与质地上好的衣袍坐在同一个位置看着手里的书。(既然在早上的时候他没有离开,那么同样,他也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克利切。”哈利笃定地说到,他清楚这个虚伪的小精灵满脑子只有布莱克家高贵的血统,那么马尔福怎么也算符合条件。

这顿晚餐对哈利来说也许是继承这栋房子后最丰盛的一顿了。

马尔福在用餐时安静得过头,他的一举一动都标准得足以列入教科书。哈利则不停地拨弄着眼前的食物,刀叉间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

“你究竟要这样多久?”

“你管不着,马尔福。这里我做主。”

“那你不想问什么吗?”马尔福抬眼看着哈利,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说出这句话,“我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倒在你家门口?为什么会......”

“现在!闭嘴,乖乖吃你的饭,我清楚得很。你太激动了,要不马上给我滚出去。”哈利知道马尔福才不敢出去,自己这里简直是个坚固的堡垒,那些暗地里报复纯血统的人绝不会想到他这儿藏着个前食死徒。


004
哈利其实对马尔福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门口这个问题没多大把握,因为他和马尔福之间不存在什么深仇大恨,而正确的求生完全可以理解。所以这段时间里他们相处得不错,至少在学生时代看来好的不可思议。

除去马尔福不时喜欢挑刺之外,作为一个“合住人”他的作用还是挺大的。至少哈利再也不用自己准备做饭了(马尔福命令克利切也为哈利提供就餐),甚至连衣柜里的衣服都被重新调整过。有时候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他也能帮得上忙。说实话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很容易让人沉浸其中。

哈利一边调查着那天夜晚攻击马尔福的人究竟是谁,一边又想有马尔福住着也不错。可这个念头刚出来哈利就惊呆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舒服过头了才会胡思乱想。


005
马尔福有时会寄些信出去,哈利只是让他做足伪装措施——多施几个混淆咒对他来说小菜一碟,他并没有理由需要被监视。


006
一个多月后哈利终于把罪犯逮捕,得到了可以好好放松的休假。

他走进马尔福的房间想通知他,却正巧碰到马尔福洗完澡出来,水滴顺着他的发梢落下,哈利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顺着那滴水珠划过马尔福苍白但又健美的身材。

松香味的。

他顿时感觉口干舌燥。

“怎么样?我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马尔福也不正经起来。

“少想些乱七八糟的。”哈利马上移开了目光,他清清嗓子,“我有个假期。”

“然后呢?”

这时候哈利开始痛恨起马尔福原来的眼力都跑哪里去了。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那个人抓住了,名字叫戴恩·弗兰克,家人都没了,疯得很。他还故意伤害了很多无辜的纯血巫师,现在大概正在阿兹卡班享受着吧。”

马尔福的表情从原来的装腔作势一下子变了,他握紧拳头又松开。

“等等!”

哈利的手腕被用力地抓住,“我以为你会去找你的那些朋友们,这代表......我要离开了是吗?”

“是的,但我准备用假期为我们曾经灾难性的友谊庆祝一下。”

“乐意至极。”


007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他们为“灾难性”的友谊干杯,随后喝得烂醉如泥,互相嘲笑对方生活上的小问题,讨论着学生时代眼红过对方哪里。

平凡而又普通。

“我得......走了”马尔福摇摇晃晃地起身,他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眯着眼睛摸到魔杖准备幻影移形。回到他阴冷黑暗的角落里。

“等......等等!”这次换哈利喊住他。

“舍不得——我这个——挚友了吗?”马尔福把魔杖塞回到了口袋里,他的脸上攀起红晕,说不清是醉酒还是愉悦。

“幻影移形!”哈利冲过去抱紧马尔福,他们俩咻地消失在屋子里。

“你想我们死在今天吗!”马尔福抓紧哈利的领子,刚刚那一下简直够呛,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醉醺醺地把一条腿或一只胳膊落在原地。

哈利把马尔福的手掰下,“放心,我自有分寸。”,接着他往前走去。

“这是哪里?”马尔福环视着哈利带他来的鬼地方。

“皇家天文台的观星演播厅。”哈利的声音从正中央传过来,“坐下!就你眼前这个位置。”

这里像极了麻瓜电影院,不过却呈漏斗状,仅仅围着最下方一个球形的东西,哈利正在那儿捣鼓着。啪地一下所有的灯都灭了,马尔福紧张地将手伸向自己的魔杖。

“荧光闪烁。”他看见哈利从下面走上来,坐在他旁边。

“放轻松——看那儿——”

马尔福把注意力转向哈利示意的地方,他看见一束光从那个球形的物体里升起,逐渐演变成一个光点。

麻瓜们无聊的把戏,他这么想着。突然,那个光点猛地炸裂开,形成无数的碎片,它们凌乱地四散着,旋转的同时一片片五彩斑斓的星云出现在马尔福的面前,他看得目不转睛,现在又是一颗颗模样各异星体。他不由地屏住呼吸,极致的光辉终于停了下来,变成夜空中的一角,他感到喉头有些干涩。

“你认出它了吗?”哈利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我怎么会认不出?”他转头看向哈利,他甚至能熟练地画下天龙座的星象图。

他们开始交换一个湿热的吻,哈利感受到马尔福嘴唇有些颤抖,他吻他吻得很用力。像是明天无法到来般他们狠狠地做 爱,哈利的那张床一整夜都在发出难熬的嘎吱声。

马尔福从那天起又有了留下来的理由。


008
他开始咳嗽,起初他们俩以为一瓶魔药就能解决,但却行不通。

马尔福独自一人到圣芒戈,那里的治疗师也说这是件怪事,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观察,结果被马尔福拒绝了。

他又开始写信了。

哈利终于把目光定在那只越飞越远的猫头鹰身上。是什么人?会如此有规律的来信。

事情一旦起了头,总是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马尔福外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他每次出门时都会慎重地选择好适宜的装扮,喷上恰到好处的香水。直到哈利忍不住问起他是去做什么的时候,他告诉哈利他准备重新用父母的遗产投资,好让庄园能够继续运作下去。哈利也悄悄地施展过一两个追踪咒,但马尔福却没一次去过可疑的地方或见可疑的人,完美得找不到任何瑕疵。

哈利一度以为自己是精神敏感过头了,猫头鹰还在持续地来回,他躺在床上看向另一边熟睡的马尔福。

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哈利在心里告诫自己。假如没有问题,他再也不会怀疑任何一分一毫。他拿起了书桌上今天刚送来的一封信,信壳外印着漂亮的花体字“格林财产投资阁”,信内说的无非是各种投资支持与利润。哈利重重地松了口气,但他放下信时突然灵光一闪。

“急急显形。”一秒过去了没有任何反应,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哈利知道他完蛋了。

他浑浑噩噩地下楼把信拍在马尔福面前,马尔福刚拿起信看了一眼脸色立马变得刷白,他猛地站起来,“你......你......动了我的信......”

“不然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受欢迎。”哈利恶狠狠地说。

“你听我说,哈利——”

“闭嘴!”

“哈利——”

“你嘴里还能说出什么真话来?”

“我就要死了!哈利!我他妈的要死了!”

“你别找些莫须有的理由来搪塞我,我不是傻子。”哈利看着马尔福,想从他脸色中找出点虚弱的痕迹。

“你还记得那个打伤我的人吗?”马尔福转过身,走到客厅,他不等哈利回答就继续说下去,“我认得他,该死的,我很清楚他叫什么。”

“你说什么?”哈利顿了一下。

“我杀了他的......家人!”马尔福哽咽起来,他似乎陷在很痛苦的回忆中,“我杀了他们......唔......就在三年前,所以那天晚上我看见他根本没想过我还能活下来!我放弃了,直接让他击中我的胸口。”

“这么说是黑魔法了,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难道不能帮助你吗?”

“因为——我就是个操蛋的胆小鬼,哈利!我不敢,我也不敢失去家族。”马尔福的眼睛里充满血丝,他说话断断续续。

“所以你就去物色婚姻对象?我算什么?让我想想你们搞在一起多久了,从我救起你没多久,我说的没错吧。你最后想怎么处理我?一忘皆空?”,哈利走到马尔福面前,把他一点点逼向大门,“我才是那个该死的第三者。”

“不,不,不——”马尔福摇着头。

哈利气愤极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被马尔福耍得团团转,“你滚出我的房子。”

“我是真的——”

“带上你的名字滚!”哈利把门打开,直接将马尔福推出门外,用禁令将他彻底排除在外。他对自己施了个闭耳听塞,背靠着大门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009
离这些恼人的事发生已经过去四年了,哈利本能继续平静地生活,但他却看见了这条讣告,继而想起了那出闹剧。他坐在沙发上遮着眼,胸口发闷,有种坠落感折磨着他。

他决定去把一切做个了断。


010
马尔福庄园现在变得死气沉沉,这里没有一个访客,哈利穿过杂草丛生的前院来到礼堂。他感到疑惑,就算马尔福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无人管理吧,甚至连他的棺材也只是放在大厅的正中央。

他走过去看着那个花纹繁重的棺材,两节式的棺盖早已合了上去,一块金色的牌子上刻着德拉科马尔福的名字。

“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马尔福了。”哈利轻声说道,他的眼睛有些疼痛。

神使鬼差地,他想打开棺盖看上最后一眼,可入眼的竟都是一朵朵纯白的麝香百合,哈利想起来了,这是他救起马尔福后他手中拿着的复活节之花。

他被浓郁的花香包围,却在群花之中看到一封信。


“幻影移形!”


011
亲爱的哈利

我知道我一直是个懦夫。那天我被击中之前满脑子只想着赎罪,但我怕了,我的胸前疼得要命。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去的地方,最后我想到了你,我想即使我死了比起其他人也许我更愿意你第一个发现我。然后你真的出现了,梅林啊,后来发生的事我更是想都不敢想,我每天都过得和梦一般。我得承认当时我的确做错了,可我醒悟得太晚,你已经把我驱逐出了你的范围。回去后我不断地思考,是我从小到大的教育造就了如今的我。
我没有和格林格拉斯结婚,我花了一年来弥补我的错误,然后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思念你,最后一年用来彻底舍去这个名字。
从此世界上再没任何一个马尔福。

德拉科


012
哈利气喘吁吁地赶到家,然后他看见了。

德拉科站在台阶上。

“现在我无家可归了。”




END


评论(6)

热度(93)